糊涂图。

很易爬墙,我也不知道我下一秒会喜欢什么,慎关(而且很容易删软件跑路)

画只小鸟,我们院门口的,超可爱

  “快夺取权力,你是出于自卫!”

 看见许多los画的那么好,我很自卑。我一边后悔当初没有艺考 没有学艺术,一边庆幸学了这个专业的我以后能有个铁饭碗。果然鱼与熊掌不可兼得。我以后要努力提升自己,等有钱了整个平板去画画,等寒假我要学电吉他。我要用充实的生活来填充自己,摆脱这些烂事。

 在写了在写了

我要回来继续更新啦,顺便说一些近几个月的事情

  没想到那么长时间俺粉儿还没掉光……这几个月属实发生了太多事情,我的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已经从一月份玩到了现在,也已经有了六级收藏室,我身边的人换了又换,遇到了很多不是很好的人,大概是我六年都没有遇到很ex的人了吧,大学一下子给我来了七个,四个还是我前舍友。大学让我见识到了物种的多样性。

  在我们班我只是个摆烂人,不参与什么利益的竞争,不想评奖评优,幸亏我只是个摆烂人,不然我得和一些人竞争,涉及到他们的利益,肯定会发生争执,毕竟我们班已经有很多这种情况了。

  为什么人与人的交往不能真诚些呢,为什么要背刺人家呢,为什么自己本来就不好还嘲笑别人呢,为什么要阿谀奉承地巴结别人呢,为什么要挑拨离间呢?发生了很多事真的让我很累,很累。但幸亏我有一个无条件相信我,一直陪伴我的朋友。有三个人妄想挑拨我们俩的关系,都没有成功。

  昨天算了命,算命的大爷说我今年犯太岁,容易遇小人,我感觉真的很准。说我明年开始转运,但愿如此。但不论发生什么,我都不会消极度日。

  唉,女生不要太恋爱脑了,自己才是最重要的。我身边有些优秀的女生,因烂男友的吱吱歪歪,甚至怀疑自己,非常之难过。没必要,真的没必要。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。还有的傻姑娘,竟然因为男友说不喜欢她穿的过于可爱(or成熟)而改变自己,因为自己爱他。我算是看透了,无论多么优秀的女孩,有恋爱脑是足以摧毁她的一个致命缺点。女人要自强,男人算个dior嘛。女孩还是独立一点好,尽量靠自己,靠男人真是不理智的选择。

  希望我以后越来越好,也希望你们越来越好。

  

【bg/你*丹尼尔】After Class


丹尼尔与你同一学院,是你的魔药课老师,比你大两岁。你17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课后,你又因为上课用千纸鹤调戏自己的魔药课老师被罚留堂了。

说是罚留堂,其实是变相约会。最起码你那么觉得。

“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,上课就不要再和我有什么亲密交流。这是教室,不是舞会。你这样真的会影响我的教学进度,还扰乱课堂秩序。”

丹尼尔手忙脚乱地比划着肢体动作,试图和你讲道理。而你,得意洋洋地坐在第一排课桌上。

你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。不仅各种课程学得好,还充当魁地奇的找球手,帮自己的学院拿过好几次第一。

而且你与丹尼尔一起研究了不少重大课题,顺理成章地当上魔药课的助教。再加上你和他相恋一年,而且全校都知道了你们俩的事,丹尼尔自然不能拿你怎么样,只能把你当做普通的扰乱课堂秩序的学生处罚。

你看到他这样认真却徒劳的行为,不禁暗自发笑。

“好,好,我亲爱的丹尼,下次我保证不那么干了——”

你将头埋得很低,手指抓住裙边,表现得如同做错了事的小学生。但你这个动作仅仅是为了掩饰你快溢出脸颊的笑容。

“嗯,嗯。”

丹尼尔见你这般态度,也不好再说什么。他抓抓乱蓬蓬的头发,掏出怀表来看了看,意识到还有半小时的时间,于是他坐到讲台边的椅子上,装作摆放瓶瓶罐罐。

你抬头望着他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他总是这样——即使相恋一年了,他和你呆在同一个空间还是不太自然,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掩饰他心中的不平。

他还自认为假装得挺好,可他的小动作根本就逃不过你的眼睛。他已经拿起装了乌头的罐子三次了。

“嘿,”

你悄悄走过去,轻拍了一下桌子。

他没有注意到你就站在他面前,显然被你吓到了,身体震颤了一下子。

他停下他手上的动作,抬起被刘海遮住的半张脸。

你清晰地发现,他白皙的脸庞爬上红霞。

“你害怕什么?我又不是三头狗。”

你托着腮帮子,朝丹尼尔眨巴眼睛。

丹尼尔没有吱声,只见他双唇一张一合,想说什么却又噤声。

你比刚才笑得更厉害了。你知道这是丹尼尔紧张的表现。

他的脸比刚才更红了。

“……丹尼尔,你可真是一点没变啊!”

你用手撑着桌面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这极大的给他造成了压迫,他仿佛快要跌倒在椅子上了。

“没变什么?”

他干脆就坐在椅子上,假装镇定地开口问道。

“害羞,不知道在和我独处的时候该干什么,做一些动作来掩饰你的内心,还以为自己假装得很高明……”

你一字一句地直击他内心。他的神情愈发严肃起来。

“为何都十九岁了,还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呢呢?现在倒是见你害羞,可吻我的时……”

“你够了!”

你的话被他打断了。你盯着他看,发现他已经从脸红了到耳根,便越发地想再招惹他。

“你真可爱。你说咱们在教室里干一些别的事如何?来打发一下这无聊的时间?”

你纤指微抬,将丹尼尔的刘海撩到耳后。

“别闹,这里可是随时会来人。”

他可知道你这样做想要干嘛。他惊慌地起身,重重创了一下桌面,不小心带倒了一瓶强烈粘合剂。半瓶药剂洒到他右手上。

“哎呀,这种药剂可不好弄掉呀,我帮你擦擦……”

你眼球一转,顿时有了歪主意。

丹尼尔看见你神情狡黠地靠近,却不知道你脑子里想的什么。

然后他看着你触碰他沾了粘合剂的右手。

“你别动!”

他喊着,但已经晚了,你们俩的手已经紧紧黏在一起。

然后他看着你们紧紧黏在一起的手,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“你看看你做的好事……这下可好,这瓶药是你带过来的吧?我根本不知道怎样解开它!”

丹尼尔把手放在太阳穴位置。你知道他又开始头疼了。

“原来还有你不知道的药水呀,看来魔药天才也不过如此!”

你毫不留情地笑话他,直到他黑了脸。

“不过既然是我带过来的药,我肯定知道怎样解开它。”

你看丹尼尔似乎真快生气,识趣地收敛一点。

“什么?”

他板着脸问道。

“你亲吻我,就能解开。”

你脸上写满认真。

“什……什么?”

丹尼尔语调都上升了。

“你不是不知道,韦斯莱把戏铺里有一种不亲吻就解不开咒语的变身糖,这种药水我也是从那里买的。”

你的假装认真可比丹尼尔强太多。

他看你的神情不像是开玩笑,于是他咽了下唾沫,捧起你的脸,垂下睫毛,轻轻吻了一下你的唇。

之后,他等了半分钟,什么都没发生,意识到自己好像被耍了。

他顿时恼羞成怒。

突然之间,你感觉到的手腕被钳住,温热的感觉传遍全身。

他将你紧紧拥在怀里,托住你的后脑勺,深吻了你。

你头脑发蒙,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要这样做。因为你根本就没骗他。你的粘合剂有一分钟的延迟作用,此时此刻你们的手,已经分开了。

不过喜爱追求刺激的你很乐意与他在教室干这种事儿。你干脆就瘫倒在他怀里,享受着他的柔软。

留堂的时间早已经过了,但你们俩都没有注意。不过你也不在乎。



怎么说呢,我在记事本里码了至少五篇丹尼尔的文,但我一篇都没有写完,今晚争取写完一篇发出来

【渡峰】Der letzte Tanz(最后一支舞)

前言: 

赠给我的好兄弟兼好舞伴儿,也是游戏里的“我”的老攻。感谢他忍受了我一次次踩他的脚,帮我成为霍格沃茨舞王,感谢他帮我们记录下一次次的美好舞会时光——是的,文中出现的精美图片都是他修的。他真的好棒!!!而且这篇文的灵感也有他的一份功劳!

也感谢游戏两位姐妹借给我衣服,如果没她们我不能与我的男友天天角色play(?)

左边是他:@迪一玄 虽然他不玩老福特呜呜

另外,这是一篇看图写话

最后不be,相信我,一定要看到最后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

春光绽放,阳光明媚。却始终有一团黑漆漆的乌云笼罩在舞会的某个角落,笼罩在银发男人与黑发男人心里。

“你确定要去吗?”

银发男人眼中难隐担忧之色。人声鼎沸之中,他悄悄勾住黑发男人的手指。

黑发男人并未吱声。只见他转动双眸,轻柔地将双人纠缠的手指分开。

“知道你去了……很可能回不来。”

银发男人缓慢开口道。身为魔法部部长,数年的职场经验足以让他在这种情景下保持冷静。但他颤抖的双唇与泛着水光的眼瞳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。

“我知道,长官。但我不得不去。”

黑发男人神情坚毅。他的嘴唇抿成一道线。他狠下心来,不去看面前恋人的脸庞。

若是再沉醉于他清澈的双眸,我恐怕又会意志动摇。那我和他所计划和期待的一切,全将毁于一旦。

黑发男人想道。

“好,既然如此,那……”

银发男人的声音突然哽住。他已经感觉到泪水划过自己唇角。他偏过头去,慌乱地抬手揩泪。但手套是皮质的,无法吸水。

黑发男人抬眼盯着自己恋人如此模样,动了恻隐之心。他掏出手帕,帮银发男人将泪擦去,并在无人注意之时轻吻恋人面颊。


“我保证,我会注意安全,你将见到一个完好的我。”

黑发男人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,故作轻松地安慰银发男人。银发男人也微微点头。

其实他们心中都明白,这项任务的风险该有多大,能否活着回来,还是未知的,更别说能平平安安,完好无损。

黑发男人从都是舍己为人,为了他人的安危肯将自己推向深渊,这银发男人心里也清清楚楚。

“行了,别想了,临近舞会结束,咱们还是来跳舞吧?我的好舞伴儿?”

许久的沉默后,黑发男人伸出手来,做出邀请的手势。

他半低着头,额前的碎发将他的表情藏在阴影里。

还是故作轻松的语气。这令银发男人尤为难过。

他还是抓住面前的手,就像以前很多次一样。

他与他的恋人随着前奏,走入舞池。不过这次他们神情严肃,就像是在完成一场结婚仪式,仿佛他们马上就要到神父面前,说出庄重的誓言。

“我们也到结婚的年纪了吧。”

“若我能平安归来,我定为他戴上戒指。”

这是银发男人与黑发男人此时的心声。

最后一支舞。

熟悉的旋律传入耳阔,他们都认出了,那是永不停息的回旋。

十指相触,环腰,抬腿,一次又一次,他们重复着这些动作,就如同在那无人打搅的深夜,他们在对方抑制不住的一次又一次的低呼与呢喃中所做的那样。

即使戴着皮质手套,隔着衣服布料,他们仍能感受到双方皮肤的温度。不知是因为舞伴是自己最深爱的人,还是因为舞点繁杂,他们的呼吸频率都有所扰乱,却又惊人地契合。

两人又仿佛回到十年前的春天,在霍格沃茨的那场全年级交际舞会,两个穿着一模一样的男孩初次见面,经过简单交谈,惊奇地发现,原来有那样一个与自己如此投机的人存在。他们在舞池中欢快旋转,跳到双腿酸痛。他们第一支舞就是现在的这首永不停息的回旋。

两人将对方视为自己的灵魂契合,之后,他们顺理成章地走在了一起。

此时此刻,两个将近而立之年的男性又回想起青少年时的开心时光,不约而同地露出释怀般的微笑,虽然上一秒还沉浸在离别的悲痛。他们很久都没这样畅快淋漓地跳过舞了,自从双双进入无聊的魔法部工作——一年只有春季举办一次舞会的单位。

他们想着想着,不禁笑出声来,引得其他同事侧目观望。如果仔细看的话,他们的泪光闪烁,眼中的星辰要溢出眼眶。

黑发男人在跳舞的过程中,不忘将由粉色的信纸叠成的千纸鹤偷偷塞进自己恋人口袋里。

纸上写的内容,他绝不敢当面念给自己的恋人听。

“若是我不幸离去,请将我的骨灰带回霍格沃茨。那是你我相识之地,我及其留恋的地方。在那里,我度过与我最爱的人——你的最难以忘怀的时光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


(后续:渡鸦没死,两人又整天在魔法部腻腻歪歪了)

虐是不可能的,我永远都不可能写虐的

我觉得这个黄豆表情真的很配!

下属想给上司送传情千纸鹤,结果还没送出去就被上司现场抓包了